首页 > 文化 >“简而妙绝”的境界|论魏启后先生的书法观

“简而妙绝”的境界|论魏启后先生的书法观

发布时间:2019-11-09 17:27:28
[摘要] “简而妙”的境界是对自然本性的一种审美表现,魏启后先生称它不是“任笔自流的简单化”,更不是“放弃训练,故作稚气的假天真”,它是把古人的美学精神融化到个人品质、学识和文化素养当中,并以个性化的方式来表达

魏启后先生对书法一向持谦虚态度,主张以“艺术旅行”的心态进行创作。他一直认为书法应该是文化道德的残余,而不是名利的工具。因为这不是取名字的方法,我不想炫耀任何高评价。我不想以书法和绘画为职业。相反,它有利于不受干扰的自由探索。然而,在某些场合,当他不得不宣布自己的立场时,他经常提示他学习晚些,并传递真言。这反过来又启发了学者们,让他们突然明白,让那些以自己的心和思想为荣的人汗流浃背,惊恐地瞪着眼睛。

魏启后先生的图书理论确实是一项系统而有价值的成就。幸运的是,作者找到了几篇评价劳伟作品的文章。其中一篇名为于建波的《魏启后先生关于更新中国书画观念的一些想法》更准确地表达了魏启后先生的书法观念。作者仔细阅读文本,发现结构层次清晰,艺术观念清晰。从书写方法到书法流派,都有详细的阐述,应该由不同的人来完成。经过咨询和访问,我得知这是魏启后先生自己写的。我很高兴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征求专家的意见。

纵观书法史,我们可以看到作为“王钟”风格主流的魏晋书法风格,通过对唐、宋、元、明、清的继承和改造,已经逐渐偏离了原来的面貌。这一阶段的“王钟”只能说大致保留了它的风格特征,因为历代伟大的书法家都喜欢“自愿参与”的临时做法,这导致了“过度诠释”的转变。当然,“误读”也是自我创造的一个重要诱因,“误读”本身并不一定弱于原创,但“王钟”法书的精神取向也会被遮蔽。在清代甘嘉考据学派的影响下,金石学逐渐兴起,碑学也蓬勃发展。碑帖的繁荣对当时流行的“二王”书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审美观念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书法开始从优美规范的实用风格向简约典雅的风格转变,魏晋书法的“自然风格”重新受到重视。金石书对古代笔法和刀法的探索改变了中国人的气质——这是一个注重实践检验的论点。李传的写作风格强化了“笔骨法”,恢复了以“灵韵”为核心的“六法”传统。“六法”的恢复导致了水墨语言回归主流。在扫除董其昌“皲裂染”和“从正面取美”的简单绘画手法,力求丰富画面语言的审美欣赏之后,宋元古“浑厚典雅”的手法也得以恢复。黄洪斌把道光咸丰时期的这一刷子革命称为“陶咸兴”。书法理论推动“道贤”研究刘熙载、阮元、鲍陈石、康有为等碑后,清末民国涌现出一大批画家,如何嵇绍、赵钱智、蒲华、吴昌硕、黄洪斌、齐白石、潘天寿、李可染等。他们不仅是碑帖大师,也是中国画现代转型的成功案例。然而,对中国书法现代性的探索并没有停止,因为书法理论和实践的进步必将深化中国现代书法的创新。

书法是民族文化精神的前沿,新的书法研究必将引领新的社会审美潮流,增强民族创造力。幸运的是,20世纪后,我们仍然有书法大师可以在我们之前到达。他们把一种“深厚”的力量传递给了我们,其中魏启后先生的书法观念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我们没能很好地研究他的实践理论。由于魏启后先生去世前很少写文章,除了对他作品的“概念”进行详细解释之外,解释他的理论也很重要,因为他所认定的所有保留下来的文字都是他思想和概念的基石,也是他艺术理解和艺术品的精髓。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他。

魏启后先生出生于中华民国,在新的时代取得了成就。他的书法理论继承了清代传统和民国学者的研究。他自称是一位书法家,对题字和题字同样重视。他承认他吸收了前人在“纪念纪念碑”时代的重要成就,并批评了这一趋势的弊端。他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魏启后先生认为,虽然清代碑学是在清初“书画大恶”的背景下找到源头的,但亭式风格主导世界,天气恶劣,远远落后于汉魏乃至先秦时期的书画渊源,这一新确立的传统也存在严重缺陷,即“复杂僵化”的笔法“偏离了正常的纸上笔法的合理轨迹”。的确,碑帖的发展演变到清末,由于笔力过大,逐渐形成了僵化的结局。笔画与书写的自然流畅相去甚远,违背了书法“简洁流畅”的原则。魏启后称之为“从众多走向死亡并走向衰落”。由于缺乏“助草入真”的自然感觉,与唐宋以前寺庙刻的书法“打闹符”一样,结果是“不自然的”。在魏启后先生的前辈和同时代人中,如黄洪斌、俞有仁、谢无量、启功、马一浮等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古人的日常写作状态应该加以研究。清朝人不擅长草书,因为他们太依赖寺庙碑铭,而寺庙碑铭不是古代人通常的书写风格。民国书法家通过比较近年出土的新墨汁与汉魏时期的书法作品,试图恢复魏晋时期书写“自然”的传统。我们需要指出的是,与黄洪斌对“风华正茂”的理解和谢无量对“天真幼稚”的理解不同,魏启后先生认为魏晋书法的精神在于理解自然,用“草书情怀”这一“简单美妙”的书写传统来连接行书的本体,使之“自然”。这是通过实际考证对“王钟”书法体系的一种理解——自然美与形式美的完美结合。“简”是一个简单的笔法特征。它“简单而流畅”,但它传达的意思是“微妙而丰富”。“简约美”的境界是自然的审美表现。魏启后表示,这不是“让笔顺其自然”的简化,也不是“放弃训练,假装天真无邪”。它将古人的审美精神融为个人素质、知识和文化素养,并以个性化的方式表达对新事物的消化和吸收。劳伟认为这种重要的精神兴趣是魏晋书法的主要特征。

现代美学家古藤曾引用德国历史学家豪森斯坦·威廉对“风格”的解释,即“一切形式的存在相互浓缩的组合”。魏启后先生认为王羲之的书法是一个综合的成果,也在发展过程中。他考虑了书法视觉形式分析的内向性和社会背景的外向性,并对“王钟”风格的发生、成长和完成进行了思考,从而导致了另一种风格的发展。他认为这种起源是一种心理上的“综合”风格,是通过融合不同时代的品味而形成的,这种风格是开放和进步的。“王钟”是以王羲之为中心,以多元化、多面化、多渠道的方式探索书法艺术自然美和形式美的途径。盲目练字,辛辛苦苦做王羲之的奴隶是徒劳的。

作家的目的是通过技巧不断培养自己的“潜意识”,这也要求作家对自己的创作过程有深刻而有意识的理解——创作过程本质上是他“潜意识”的自然流露。魏启后先生认为书法家应该对书法状态进行深入研究。他坚决反对“设计”写作的方式,反对消除“第一印象最持久”的主观意志。只有这样,“有希望”的单调刻板才能变成“无所作为”的“简单和完美”。设计并不是不可能的,但它存在于任何一支笔在写作过程中的想象力和不守法的创造力中。这就是米菲所说的“刷牙”。只有通过“刷”,才能利用“八面”笔画的弹性来生成头发,使人物的结构和姿势“从简单到精彩”。

魏启后先生对“简单而精彩”的写作风格的解释是,毛笔必须在纸张上合理操作的前提下表现出表达、性格和情感的意义。20世纪汉简中出土的大量隶书逐渐取代了明清时期古代人只能使用石刻隶书的传统。刻在石头上的修饰有序的风格得到了进一步的确认,墨书法的“简单”特征一目了然。显然,汉代简牍、隶书以及一些民间“曹丽”的“朴素”写作风格强烈地包裹了后来的“王钟”方法,但这只是古人研究的局限。汉魏时期的书法家在唐宋以后写“二王”时没有任何小把戏——这是一种完全“简单而优雅”的刻意表现。他甚至认为,硬笔书法的研究虽然有更多的实用功能,但它“精确到古人”,因为它可以“从简单到卓越”,这要比毛笔书法传播带来的“从繁到死,走向衰落”的风格好得多。由于20世纪东方考古学的繁荣,中国学者将运用科学方法和世界观独立走在西方学者研究“东方主义”的前列。

我们不能忽视魏启后先生的历史氛围和知识结构。他已经是一个在1923年末新文化运动中长大的学者。民国学者运用西方新的学术方法回归“传统文化”,并取得了许多成就。这一时期,艺术界称之为“中国画复兴运动”。我们把他简单地看作是一个老人的“延续”和“保守”,这是非常错误的。他用几句话解释了他书法理论的高度和深度,即他反对外部纯粹形式的探索。他认为正式语言应该基于心理上的一致。书法创作必须达到“见证道的存在”的目的。唯一的目的是:“重新理解画笔在纸上合理操作的真实面貌,从而重新研究技能训练的合理方向,重新研究合理的教学规范。”

魏启后先生声称他的思想深受佛教和道教的影响。他不喜欢封建宗教伦理和依附权贵的艺术。他主张书画应该回归自我,激发人们通过自己的审美价值来肯定自己的价值,尊重社会生活。他学习书法和绘画,因为他从小就热爱古代作品和绘画理论。他强调书法和绘画的研究应该集中在对规律的掌握和个人风格的创造上。魏启后先生对书法的理解对历史上所有时代、所有民族、甚至个人都至关重要。他对书法精神的理解和表达也不同。他应该特别注意自己在当代的探索。然而,作为一名现代书法家,魏启后曾警告他的同事不要过早宣扬自己的价值观,否则他们会遭受虚伪和盲目的折磨,这会损害他们的学术生涯,最终他们应该用自己的作品说话。

文芳辉(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2018年7月

注意:

(1)据文章作者于建波介绍,文章内容大多由劳伟润饰,基本上可以视为魏启后书法理念的集中诠释。

(2)《古藤论艺术》。古藤原作,彭莱选集,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版,第9页。

(2)参考余建波的《魏启后先生关于中国书画艺术更新的思想》。

魏启后(1920-2009),山东济南人,早年就读于北京辅仁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学习书法和绘画,受溥心畲先生、蒲雪斋先生和气功先生的教育,受益匪浅。之后,他开始从事金融工作,并在业余时间与书画界交朋友。他对墨水了如指掌,并以书画取乐。宋元文人画的山水、竹石方法有自己的新思路。初唐和北宋两个书法王都是书法大师。真正的书大部分是在意大利写的,草书大部分是用章和草书的方法写的,行书几乎是在元朝写的。他的书画以生动活泼而闻名。当他歌唱它们的时候,他和物体一起创作诗歌,以一种潇洒的方式抛开灰尘,不时地说些诙谐的话。

他在1981年和1989年两次访问日本,并举行了书法和绘画展览,获得了日本白帆书展的最高特别奖。他的作品被国内外的博物馆、图书馆和美术馆收藏。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魏启后书法选》。1989年9月,他获得首届山东泰山文学创作奖一等奖。

魏启后先生曾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创作评价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山东分会副主席、山东画院顾问、山东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任、中国国际友好协会山东分会理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济南市委常委、济南画院顾问

作为山东书法艺术的领军人物,魏启后先生对当代山东书法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后来的许多研究都受到了他艺术探索的影响。他的艺术成就赢得了广泛的社会认可和良好的国际声誉。

寻找记者,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


吉林十一选五 万博体育app pk10注册送38 上海快三 河北11选5投注


焦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shewavy.com 派潭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