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特稿丨高伯龙:一片阳光

特稿丨高伯龙:一片阳光

发布时间:2019-11-08 07:44:18
[摘要] 在军营,喊一声响亮的口号是那样的畅快,站一次笔挺的军姿是那样的威武,听一次激昂的军歌是那样的雄壮……回望老兵军旅成长路,重温沙场练兵景,致敬军旅生涯,彰显热血忠诚。

一片阳光

——国防科技大学“高伯龙现象”的启示

中国人民解放军报记者王通华王温莎张林

特约记者王微粒

△2001年,高伯龙和他的学生在工作。

一束光能照射多远?

在海上,肉眼可以看到16公里外的灯塔。用双筒望远镜,人们可以看到27公里外的一点烛光。依靠天文设备,人们可以看到1000公里外的人造卫星,甚至更远的星座。因为有了光,人类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一束光能传输多长时间?

摇曳的烛光可能转瞬即逝,古埃及亚历山大的灯塔可以日夜燃烧近一千年。理论上,465亿年前,人类甚至可以从宇宙深处捕捉微弱的光。因为有光,人类可以看到更古老的过去。

先行者发出的一束光落在后来的人的眼睛里。2017年12月,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防科技大学教授高博龙离开。然而,这位毕生从事激光陀螺研究的科学家似乎从未离开过。他的精神就像一束光,辐射着旅伴,照亮着后人,汇聚在湘江岸边耀眼的阳光中。

光的纯度

光是纯净的吗?《辞海》中说激光的特点是颜色纯正,能量集中。

要研究激光陀螺仪,必须研究纯度。

去除杂质和保持纯度是研究中最困难的任务。在激光陀螺近半个世纪的发展中,镀膜给高博龙和他的团队带来了最大的麻烦。以加工腔镜所需的超光滑表面加工技术为例,表面粗糙度应达到0.1纳米以下。

如果说克服涂层困难的过程是一个一点一点去除杂质、追求完美的过程,从钱学森1971年交给学校的两张小纸片到激光陀螺仪装备各种武器平台支持部队战斗力生成的今天,高伯龙和他的团队一直在练习和净化自己“一把凿子,一把斧头”。

在宏大叙事中很难详述细节,但细节能反映时代。

71281——一组普通数字,在高博龙和激光陀螺创新团队成员的眼中,是一组具有普通信念的特殊数字。

“71”代表激光陀螺项目的启动时间。直到今天,像高博龙这样的团队新成员将会全力以赴来标记时间的重量。

为了把激光陀螺带出实验室,高博龙和他的团队花了23年时间,直到1994年第一个激光陀螺工程样机诞生。

△1980年,高伯龙在激光实验室从事研究。

从那以后,高博龙和他的学生,以及他的学生,一直在为让激光陀螺上战场而奋斗。25年后的今天,始于“71”的梦想之旅仍在向前延伸。

从梦想到现实再到应用,不断延长的时间间隔不仅挑战了他们的研究能力,也考验了他们的信仰纯度。

高博龙的学生龙武星教授回忆道:“激光陀螺最重要的过程是镀膜,但没有书本知识可学,也没有经验可参考。”

“找不到任何参考资料,怎么办?我们只能靠自己思考、学习和创新。每一步对我们来说都是创新。”一个部门的负责人罗惠感叹道。

“当时,真的没有钱。每个人都依赖一种信念,并与高院士一起加班。”某部门的实验者李小虹说。

伟大的天才可能超越时代,但不能脱离时代。对于高博龙和他的团队来说,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要取得任何进一步的进展都太困难了。

△2001年,高伯龙和一些同志一起从事光学加工和镀膜工作。

激光陀螺仪的发展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当我们看一看当时的中国,我们如何能够轻松地解决关键的科技问题呢?

1993年,激光陀螺工程样机的关键任务进入了最困难的时刻。

那一年,在中国西北的沙漠中,载人航天工程刚刚开始一年,神舟一号的原型仍然只存在于研究人员的脑海中。

那一年,在校园里被墙隔开的计算机学院,“银河一号”超级计算机诞生于10年前,“银河一号”距离世界超级计算机的顶端还有17年的时间。

那一年,北斗导航系统仍在探索中,比北斗3号网络成功早了26年。

当时,中国的国情就像一个严格的老师,他给科研团队一个无情的测试,同时热切地期待他们给出最好的答案。

二十三年,二十五年,可能还有更多年。这是高博龙梦想成真的时间轨迹。这是一群人的精神轨迹,比如朗·武星、罗惠和李小虹,他们坚持孤独,冲破迷雾。从“跟随、奔跑到领先”也是国防科技大学大多数科研团队共同奋斗的轨迹。

德尔塔·高博龙死前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陈思的照片

事实上,当我们把时间的镜头拉得越来越高时,不难发现,在中国帆船的努力过程中,有无数像激光陀螺创新团队这样的“追光者”一路走到了尽头。

他们都面临许多困难,如没有资金、没有信息、没有证明人、没有人才等。在长期的“奔跑”过程中,他们可以看到目标,但他们必须在“无人区”摸索多年才能找到道路。他们意识到了差距,但他们的焦虑不能变成追赶的捷径...

这些虔诚的“光追求者”只能把他们的焦虑放在心里,俯下身,坐在长椅上,努力奋斗几十年几天,为光明的道路而奋斗,永不回头。

光线的清晰度

激光发射角度极小,聚焦度高,被称为“最快的刀”。

在学生眼中,高伯龙的严谨在科研和学术研究中都像激光一样敏锐。

张文是高博龙的最后一名博士生。她出生时,激光陀螺还处于实验样机的研究阶段。她和高伯龙带的第一位博士生龙武星教授相隔20多年。尽管如此,她“没有得到任何”特殊照顾。

在激光陀螺实验室大楼的走廊里,有高博龙拍摄并毕业的博士生照片。1984年,高伯龙成为博士生导师。33年来,只有14名医生以他的名义毕业,其中大多数被推迟,一些人在学习7年后完成博士学业,一些人甚至在学习8年后仍未毕业。

△1984年,高伯龙出席了纸辩会。

20世纪90年代,龙武星在高博龙攻读博士学位。他跟随导师进行“磁镜陀螺仪及相关技术”课题的研究。论文也是研究方向。由于学科难度大,只有完成磁镜的研制才能获得博士学位。高博龙说:“不,磁镜陀螺和相关技术必须一起突破。”在这句话中,龙武星又工作了3年,花了7年时间完成了他的博士学业。

跟随高博龙从事激光陀螺仪的研究不仅对医生来说很难毕业,而且论文也很难发表。

某系研究员胡邵敏在与高博龙的研究生学习期间没有发表论文。他在研究生期间发表了两篇论文,此后再也没有发表过任何论文。

40多年来,这个团队只获得了5个奖项,因为说结果不方便,也没有时间说。因为没有论文或获奖结果支持,许多专家只能是无名英雄。

“所研究的必须形成战斗力。这是208基因。”某系教授杨开勇回忆道。“208”的全称是“208教研室”。这个神秘的代号是国防科技大学激光陀螺创新团队的另一个名字。

一群人为一个目标奋斗了几十年——有一种品质叫做坚持。

一群人为一个目标奋斗了几十年——还有一种叫做放弃的品质。

有些人放弃了他们最喜欢的研究方向,有些人放弃了他们原来的学科,有些人放弃了容易获得的奖项。坚持和放弃,矛盾同时存在于他们之中,但自然而然地集中到一个方向,使他们在这个方向有绝对的发言权。

△1980年,高伯龙和应用物理系的科研人员进行激光技术研究。

命运终究不会虐待实干家。尽管只发表了两篇论文,胡邵敏最终还是获得了高官的头衔,因为他的作品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事实上,在国防科技大学,这样的反常现象促使很多人在——

28岁的罗亚忠博士毕业了,6年后被任命为正教授。王雪松31岁时被任命为正教授。34岁的陆凯被任命为某项目的副总工程师...

不正常的原因是一样的:在一个强大的国家和一支强大的军队的坐标系中,一个人的学术成就不再是基于文章的英雄,为战争服务和准备的贡献率已经成为评价体系和激励机制中的主导因素。

2015年9月3日,当看到该队为参加阅兵而开发的激光陀螺装备时,近半个世纪的老张斌泪流满面。

2019年4月23日,杨开勇看到庆祝中国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的阅兵,心中充满了激动。我们海军的每艘船都配备了该队开发的产品。

国防科技大学门口有一座雕塑。雕塑背后有八个校训词:贤明博学,强军兴国。这八个字是高伯龙生活的写照,也是团队气质的总结。它们也是这所学校精神的版画。

△2001年,高伯龙进行科学研究。

光强

激光和原子激发辐射的光子光学特性高度一致,所有光波都是同步的,整个光束就像一个“波列”。

对于激光陀螺创新团队来说,他们也是一个高度一致的“波浪列车”。

在这个团队中,无论是高博龙最大的学生龙武星教授、最小的学生张文,还是高博龙的学生,他们都深深地刻上了高博龙的印记。

一个团队的特征必然与创始人紧密相连,也将留下一个独特的时代印记。这种标记就像空气,随时随地。

△高伯龙院士于2012年12月24日工作。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某系56岁的教授王胜书(Wang Shengshu)今年上半年刚刚完成心脏支架植入术,休息半个月后回到办公室。“我的病其实很累,但我已经习惯了。不难忍受,只想回去工作。”她的语气,像往常一样平淡。当遇到困难时,她总是告诉自己:“过去是如此艰难,我们熬过来了。现在这个困难已经不重要了。”

只有当你心中有光,你才能成为光源。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研究激光陀螺的人也是一群激情燃烧的人。

在采访中,该团队的其他成员说,在胡邵敏总能看到高博龙。

这种标记有时会辐射到团队成员的生活中,甚至辐射到下一代。

某部门的研究员谢元平经常告诉孩子们,我已经在这个团队工作了20多年,做了一些工作。我感到非常自豪。只要你能为国家做点什么,你就会幸福。

王生舒的女儿坚持在完成硕士学位后继续她的博士学业。她对妈妈说,“你和爸爸都是博士生导师。我至少要成为一名医生,否则我会感到羞辱。”

将近半个世纪以来,团队成员互相打磨激光陀螺。这种抛光,就像它们的涂覆过程一样,不需要第三种介质,而是依靠原子量的“咬合力”来产生同频共振的巨大能量。

△2003年,高伯龙在讲课。

"我们一生都在啃硬骨头,一生都在攻击群山。"部门助理研究员王国辰对该团队的描述如下。

与这个团队创造的奇迹相比,他们的语气过于平淡。在他们的叙述中,成功的唯一秘密似乎是“坚持”

一个部门的负责人罗惠说:“激光陀螺是由几十个工作了几十年的人组成的。”

一个系的副教授周建说:“我们已经工作了几十年几代人。”

事实上,这个关于持久性的故事也是所有国防科技工作者的共同故事。这个故事写在一个已经被一页一页悄悄地翻过的日历里,写在闪烁的代码行里,写在用军队反复进行的实验里。

中国的自主创新船在这些没有故事的故事中悄悄前进。

军事新闻记者微信发布

这张照片是由国防科技大学提供的。

编辑:孙伟帅;

编辑:任旭;

提交邮箱:jfjbwx@163.com;

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 内蒙古11选5投注


焦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shewavy.com 派潭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