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

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

发布时间:2019-11-25 14:21:58
[摘要] 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方清 李静发于第914期《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被写入最新版的党章。在外交学院前院长秦亚青看来,

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许李芳清京

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914期

在2017年10月召开的第19届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上,习近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被写入了最新版本的党章。习近平在第19次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为了推动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王毅外长在第19届中央国家机关代表团开幕日的讲话中说,这句话高度概括了中国新时期外交的总体目标,也向世界明确了我们希望与其他国家合作的总方向。

前外交学院院长秦亚青表示,目前,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历史变化。从1949年的“站起来”,到改革开放的“致富”,再到今天提到的“变得更强”,中国已经真正进入大国行列。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有了这种地位和影响力,你就无法想象自己是一个大国。”

秦亚青认为,中国提出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议不仅需要国际体系中的改革者和改革者,还需要某些领域的领导人。然而,有必要在其能力范围内促进国际秩序的改善,并在它能够领导的领域发挥领导作用。

推进全球治理机制改革

秦亚青两次走进中南海,讲授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

当秦亚青2004年第一次访问中南海向中共十六届中央政治局作报告时,全球治理的概念很少被提及。在此之前,在审判期间,他也收到了许多反对意见,因为他提到了全球治理的概念。但最终,在中央政治局关于“世界结构与中国安全环境”主题的集体研究中,秦亚青坚持“当时中央领导没有提出任何问题”的理念

到2015年,当秦亚青第二次就中央政治局集体研究发表演讲时,谈论全球治理成为关键内容。如今,全球治理已经成为中国领导人在各种外交场合演讲和谈话中的高频词。秦亚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对全球治理态度的巨大转变背后,是时代背景下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也更加重视大国在总体战略中的责任问题。

(2016年9月4日,习近平主席在浙江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出席杭州G20领导人峰会并致开幕词。摄影/记者杜洋)

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治理中角色变化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实力对比的变化。进入21世纪后,10年后,中国从世界第九大经济体跃升至第二大经济体。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和货物进出口总额在全球总额中的比例继续下降。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催生了比七国集团首脑会议更具代表性的二十国集团(G20)首脑会议,并逐渐取代七国集团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平台。然而,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角色也经历了从积极参与者到核心参与者的转变。

二十国集团峰会扩大了中国多边外交领域的边界,将区域合作的范围从此前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和金砖国家峰会扩大到全球治理。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也有了实质性改善。

全球治理中有许多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之间缺乏合作。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前研究员齐林斯基(Zilynskyj)认为,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不仅限于金砖国家)和g7等发达国家之间的建设性对话无疑将在促进更有效的全球治理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2003年8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一个小型驻外外交使节论坛上发表讲话,提出新世纪中国外交需要处理五个平衡,即“多极和单极关系,加快中国发展和应对经济全球化的关系,维护中国根本利益和促进人类共同利益的关系,大国关系是关键, 它的邻国是第一位的,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在这种关系中,我们隐藏了我们的光芒,隐藏了我们的力量,取得了一些成就。”

此外,中国还提出了“和平崛起”等口号,并于2005年发布了“中国和平发展之路”白皮书。在外交上继续“韬光养晦”的同时,中国也更加注重“有所作为”,在国际社会中寻求更大的发言权,推动世界经济体系改革,参与全球治理。

2012年,“全球治理”首次写入中共十八大报告。回顾过去五年外交工作取得的新成就,报告指出:坚定维护国家利益和我国公民、法人在海外的合法权益,加强与世界各国的交流与合作,推进全球治理机制改革,积极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进一步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努力营造有利于改革和发展的国际环境。

它属于中国和世界。

今年7月13日,随着贝宁、吉布提和卢旺达的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成员总数达到100个。此时,自AIIB正式开放以来仅过了大约三年半,自习近平首次提议建立AIIB以来还不到五年。

AIIB理事会在卢森堡举行的第四次年度会议上决定批准上述三个非洲国家加入AIIB。根据有关规定,这次加入的三个境外成员仍需完成各自的国内程序,并向AIIB首次注资,才能成为正式成员。

AIIB第四届董事会还选举中国财政部长刘坤为第五届董事会主席。刘坤在会上指出,除100个成员国外,AIIB已成功获得联合国大会常任观察员地位,贷款总额为85亿美元,并成功发行了第一批美元全球债券。它制定了一系列重要战略和政策,并成为多边发展体系中一个新的重要成员。

AIIB的高效运作逐渐消除了最初对其经受实际考验能力的怀疑。此外,AIIB还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合作,这两个银行曾被视为“AIIB的直接竞争对手”。

8月16日,AIIB总统金立群在新加坡出席“首届新加坡地区基础设施峰会”时,提出了建设“百年AIIB”的目标。他在会上指出,AIIB成立时,其使命是促进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领域的广泛经济和社会发展,并向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所有成员国开放,希望在未来100年继续为世界服务。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显示了“中国的速度”。

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分别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同年11月,“一带一路”倡议被写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该决定明确提出要建立以发展为导向的金融机构,加快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

这份简短的声明实际上指出了“一带一路”倡议的两条相辅相成的主要实施路径:互联互通建设的进展是深化贸易交流和实现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基础条件;融资平台建设是为互联互通建设保驾护航,提供金融支持和保障。

习近平在2015年3月28日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发言中透露,建设“一带一路”的愿景和行动文件已经制定。此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外交部和商务部当天下午联合发布了《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共同建设的愿景和行动》。这份8000字的文件界定了“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共同建设原则、框架思想和合作重点,可称为“一带一路”的纲领性文件。

这意味着“一带一路”建设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从倡议转变为行动文件。

除了两个最受关注的“中国计划”,近年来,从南南合作、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到气候变化大会,再到朝鲜半岛局势和伊朗核问题,中国的声音和主张不断得到表达,并在实践中取得积极成果。

2016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的大会上,习近平首次明确提出“中国计划”的概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不好取决于事实,取决于中国人民的判断,而不是戴有色眼镜的人的主观假设。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探索更好的社会制度提供中国的解决办法。”

“中国的发展受益于国际社会,愿意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同年9月,习近平在主持杭州g20峰会时指出。这也是g20峰会首次在中国举行。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国际关系与国家统一研究室主任赵磊曾经写道,公共品的供给是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内容和要求,其中至少包括三个层面:物质公共品、概念公共品和制度公共品。

长期以来,中国的对外供应主要是物质公共产品,如帮助其他国家修建道路、桥梁、电力供应等。这是在物质需求的水平上。然而,概念公共产品主要是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解决方案,以有效处理和解决全球问题,并充分发挥“说服”效应。制度性公共产品是公共产品的最高形式,也是最困难的。然而,一旦他们形成,他们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他们的本质是塑造和完善游戏规则。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经说过,“21世纪全球经济的规则应该由美国来制定。”许多国际关系学者也分析说,在目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中美之间的规则争端将是最重要的,也可能是最激烈的竞争。

在杭州20国集团峰会上,习近平还特别指出,中国倡导的新机制和新举措不是为了开新灶,也不是为了谁,而是对现有国际机制的有益补充和改进,目的是实现合作共赢和共同发展。

“中国的对外开放不是一个人的表演,而是欢迎各方参与。不是寻求势力范围,而是支持所有国家的共同发展。不是建造自己的后院,而是建造一百个所有国家共享的花园。”习近平说。

前亚太经合组织驻中国官员王嵎生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正如习近平所说,中国的计划是在“广泛接受美言”和“充分听取各方意见”之后形成的。因此,中国所说的全球治理计划或药方不是为世界制定规则,而是在与世界共同制定规则或促进规则改进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这个计划可以由中国提出,但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这个计划肯定会成为世界的计划

此外,中国目前参与的许多全球公共事务具有优先地位,将考虑自身资源,不会无限期投资。"不管将来有多强,这个原则都必须坚持."秦亚青说。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7年4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举行了中美两国总统第二次正式会晤。照片/新华社)

“在这个世界上,各国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生活在历史和现实相遇的同一时空。他们正日益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你拥有我,我拥有你。”2013年3月,当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时,他明确了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所写的“人类命运的共同体意识”。十八大后的访问是习近平第一次担任总统。

(2019年6月5日,俄罗斯习近平主席在克里姆林宫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照片/新华社)

随着冷战的结束,“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萌芽,西方出现了许多类似的“人类共同体”的表述。

冷战期间,美苏对抗是国际关系发展的主线。当时,对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来自敌对国家。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全球化的繁荣,尽管传统威胁仍然存在,但新出现的威胁直接伤害了整个人类社会,如恐怖主义。

然而,直到中国提出了“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并给出了明确的解释,这一概念才逐渐变得清晰和完整。外交学院前院长秦亚青认为,“建立新型国际关系”和“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是道路和目标之间的关系。

(2019年6月2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金秀山宾馆会见了朝鲜劳动党主席、国务院主席金正恩。照片/新华社)

在第19次报告中,“促进新型国际关系的建设”和“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被一起提出。报告明确界定了新型国际关系的内涵,即“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外交部长王毅在第19届代表大会上进一步解释说:“这三个关键词旨在摒弃传统的弱肉强食的弱肉强食的弱肉强食法,建立在中国大小国家平等外交的优良传统之上。”

秦亚青认为,上述两者的结合及其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写作,是因为自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外交的概念和实践发展就是基于这两点。

在秦亚青看来,十八大后中国外交最重要的变化是明确了总体外交方向,明确提出走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之路。此外,中国充分阐明了主要外交概念。中国的世界观、秩序观和安全观已在一系列文件和讲话中明确界定。

全球战略重心东移,提升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地位,使中国周边地区成为世界强国竞争最激烈的地区之一。党的十八大以来,周边外交在中国外交总体布局中的比重显著增加。第十八届和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后,习近平的第一批外国也选择了邻国。

2013年10月,中共中央举行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轮周边外交会谈,明确将周边外交作为中国外交的优先方向。习近平还在会上首次提出了中国“亲中、真诚、仁慈、宽容”外交理念的新时代。一年后,在2014年11月举行的中央外交会议上,习近平首次强调周边外交,强调必须有效做好周边外交工作,建设周边命运共同体。

“在2013年周边外交论坛和2014年中央外交会议之后,我感觉中央政府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外战略规划。”秦亚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此,2014年也被称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第一年。

在2014年中央外交会议上,习近平强调,中国在大国外交中必须有自己的特色。他还提出了在新形势下不断扩大和深化外交战略布局的要求,强调了“七个现实”,包括认真开展全国外交工作,有效管理大国关系,有效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团结与合作,有效推进多边外交,有效加强务实合作,有效落实正确的义利观,有效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

2013年6月,当习近平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嫩伯格庄园会见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时,他还提出了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14字政策”: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

“面对问题,中国外交的理念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这个机会不是放在那里的,而是通过人类的主动创造的。”秦亚青认为,近年来,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取得了显著成就,机遇因素不容忽视。世界需要更多的人民币来推动,而中国刚刚达到这个阶段。然而,充分发挥自己的主动性,抓住这个机会也是至关重要的。

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清华-雷寒也分析说,中国在地区和全球舞台上发挥更积极主动作用的能力也是特朗普“美国第一”收缩外交政策的结果。

然而,另一方面,中国在坚定捍卫国家核心利益方面的态度也非常明确。这一点在几年前处理南海紧张局势和最近处理中美贸易争端时都很明显。秦亚青指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对这个问题的解释相当模糊,因为由于当时的形势,有必要避免一些矛盾。"作为一个大国,我们不能避免一些矛盾."

在参与全球治理的过程中,中国经历了从被动应对、普遍参与和积极参与到主导参与的过程。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先后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成立丝绸之路基金、AIIB和新开发银行,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峰会合作论坛。在一定程度上,它对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进行了制衡,为新兴经济体更好地参与全球治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中央政府的外交战略计划基本明确之后,下一步是如何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积极、有希望地逐步实施这些计划。当然,规划本身也会与时俱进。”秦亚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习近平在访华期间曾表示,“一个部署点,九个实施点”。这种思想也适用于外交,将来“实践的力度会更大”。

在第十九次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定义,一个是“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另一个是“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处于初级阶段”意味着中国应该承担责任,尽其所能采取行动。此外,中国正在向世界发出一个信号,即它不会谋求霸权。

秦亚青认为,这样一个信号的发布不仅是一项政策宣言,也是对促进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观的展示。在这个社区里,没有一个国家有统治的意图。如果有哪个国家占主导地位,那仍然是强权政治。

“今天,中国特色大国的外交不仅要从中国的角度看世界,还要从世界的角度看中国和世界。这不仅仅是我是谁,而是世界想要什么,我能做什么。”秦亚青说。


pk10赛车 99真人网址 贵州十一选五


焦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shewavy.com 派潭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